緣起中國雲南的世界尋香之旅

生物多樣性是地球上的生命有機體幾十億年發展進化的結果,是地球生命的基礎。中國雲南憑藉獨特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條件,向來享有“植物王國”、“動物王國”的美譽。

9月30日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峯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了重要講話,並盛邀世界嘉賓明年聚首美麗的春城昆明,參加《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共商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大計。全球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雲南這片神奇的土地上。

其實,早在200多年前,世界各國的探險家就開始了對雲南生物多樣性資源的研究和運用。法國婕珞芙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與中國雲南這個美麗地方產生了聯繫。一段關於法國巴黎與中國雲南的故事,就是這樣揭開篇章的。

萬花凋零的寒冬裏,在海拔3200米的中國雲南玉龍雪山和瀘沽湖畔,有一種多年生的稀有木本油料植物,傲然盛開着美麗的花朵。

在原始而古老的圖畫象形文字——東巴經文中,記錄着它的名字。納西語稱它為“阿娜斯”,當地俗稱“青刺果”。冬華春實的它,盡情享受着中國雲南的豐富光照、清新空氣及純淨雪山融水,是當地人眼中的“吉祥樹”和“百花之王”。

青刺果/圖片來源網絡

據記載,納西族將阿娜斯作為圖騰來崇拜,喜歡給新生兒塗抹阿娜斯果油,可以治療寶寶臀紅和尿疹;摩梭人習慣在每年“轉山節”時喝一杯濃濃的青刺果湯,據説可防病消災、全年身體健康;彝族人習慣用阿娜斯果油塗抹燙傷、擦傷的皮膚,可以立即止痛,且不易留下疤痕...... 

不過,很長一段歲月裏,青刺果只是靜靜藏在中國雲南麗江,只為當地人所熟知。直到18世紀,歐洲傳教士及植物科學家們進入中國雲南高原考察,青刺果的“祕密”才被更多人發現。

18世紀到19世紀,法國傳教士讓•馬利•特拉佛教父及美籍奧地利植物學家約瑟夫•洛克等人進入中國雲南高原考察。他們從中國雲南帶回法國琳琅滿目的花卉資源、植物樣本超過5萬件,均捐贈給巴黎植物博物館,足足讓歐洲的植物學家們研究了超過半個世紀。那個時期,與青刺果一併跨越萬里來到歐洲的,還有鐵皮石斛、馬齒莧、龍血竭等中國雲南珍稀植物。

許多歐洲的美妝護膚品牌從中獲得靈感,紛紛選取中國中國雲南的花卉植物樣本去研發生產。其中,法國婕珞芙也從珍稀植萃成分中獲得靈感,選取海茴香、香根鳶尾、安娜託利亞玫瑰、北非雪松、滇山茶“童子面”、鐵皮石斛、青刺果、馬齒莧、龍血竭等珍稀植萃成分,運用於自己產品的配方中。這些產品,一度成為了法國上流社會名媛們口耳相傳的駐顏傳奇。

婕珞芙研發人員在雲南

從法國巴黎到中國雲南 

“洛克博士在中國雲南麗江發現,這裏的紫外線很強,當地人雖然膚色黑,皮膚依然非常好,這讓他感到好奇。後來他注意到,當地人很喜歡把一種叫‘阿娜斯’的果子汁液直接塗抹在手上......”2020年9月下旬的一天,婕珞芙(亞洲)芳香傳奇館的工作人員正向來訪者介紹着這段歷史。

婕珞芙南亞芳香植物資源圃、亞洲芳香傳奇博物館

在這裏,有法國馬賽港、法國歌劇院大街、瑪麗皇后舞會。大到一整個櫥櫃,小至門窗上的一把鎖,都是法國原裝定製。場館整體佔地⾯積約3800平方米,是跨越中法300年香料貿易歷史的芳香傳奇博物館,講述了18世紀中國雲南芳香植物在法國宮廷衍生出的⼀段“芳香”歷史。這一切,都是婕珞芙“尋根溯源”的印記。 

跟隨着展館跨越百年的“歷史長廊”,從王室⼯坊、到蒸汽工廠、再到現代⼯藝,婕珞芙的現貌逐漸清晰。創於1826年的法國品牌婕珞芙,2013年看準中國市場,把雲南作為進駐中國市場的第一站,到2016年正式全面進駐中國市場。

如今,婕珞芙已在中國雲南昆明打造亞洲研究院、亞洲工廠、南亞芳香植物資源圃和婕珞芙(亞洲)芳香傳奇館。

“婕珞芙在全球有兩大研發中心,一個在法國馬賽,一個在咱們中國雲南。之所以來中國雲南,是因為這裏的花卉植物資源很豐富,像青刺果就是中國雲南特產植物果實,還有鐵皮石斛、馬齒莧、龍血竭等。在距離花卉植物如此近的地方進行生產研發,可以最大化的減少在長時間運輸中活性成分流失,以保證我們使用的植萃活性成分是最鮮活的。”展館的工作人員繼續介紹道,當年洛克博士發現的青色果子,就是當地人俗稱的青刺果。而這,也是近年婕珞芙新品研發的其中一個重點方向。 

10月10日,法國婕珞芙迎來了“2020金秋新品全球發佈會,重磅新品之一便是青刺果產品,名為阿娜斯奇蹟系列。此外,同步亮相的宮廷鳶尾緊緻新生系列、特里亞儂多效修護系列、海茴香上將男士系列,也是婕珞芙植萃研發歷程上新的里程碑。

婕珞芙新品發佈會現場

阿娜斯奇蹟系列,最初是源於拿破崙三世妻子——歐仁妮王后敏感肌膚的靈感作品。歐仁妮王后是歐洲歷史上富有傳奇色彩的美女,和同時期的奧地利茜茜公主,並稱為歐洲兩大美女。不過,這位美麗又聰慧的皇后也有着與現代人一樣敏感而易受損的肌膚,因此婕珞芙為歐仁妮王后研配了一系列針對敏感肌膚和外出曬後的修復護膚品。 

當年,婕珞芙收到來自中國雲南的靈感,把青刺果運用在護膚品上。百餘年過去,婕珞芙再次提到“阿娜斯”,把來源於歐仁妮王后敏感肌膚的靈感作品帶回青刺果的原產地,盡情擁抱這個世界植物王國寶庫。

解密神奇植物 

現代科學發現,青刺果富含豐富的棕櫚酸、硬脂酸、油酸、亞油酸、α-亞麻酸、γ-亞麻酸等人體所需不飽和脂肪酸,與人體皮脂相似,吸收滲透性好,具有修復曬後肌膚的功能,修護肌膚屏障,抗炎抗菌及輔助治療面部皮炎。此外,青刺果尖、葉、根也有豐富的營養成分,可謂全身是寶。

“關於青刺果的功效,我們經過了很多研究,不斷探索哪些成分對應哪些功效。”這些年來,婕珞芙亞洲研究院院長帶領着團隊,一步步揭祕青刺果。青刺果的一切,研發人員早已熟爛於心。“這確實是個好東西”,是他們對青刺果評價最多的一句話,樸實而真誠。

婕珞芙中法科研萃取

在昆明市經開區一棟法式風格建築大樓裏,傳承着婕珞芙多年來的法國科研力量,院長和研發人員多年探索天然植萃的答案也暗藏於此。 

“探索”,是婕珞芙中法研發人員多年工作來的關鍵詞。多年來,他們已從數億種植物中綜合精粹出基因-14、HD因⼦、M因⼦、鎖⽔磁石PENTAVITINY®️、蘋果乾細胞等多種活性物,成為婕珞芙產品中的卓效“核心因子”,為“植萃自然,科技致美”提供了核心支撐。如今,婕珞芙已將瑞士蘋果乾細胞技術運用到系列產品中。“經過我們的測試,蘋果乾細胞對於有效保護並維持皮膚細胞、修復肌膚從而達到延緩皮膚衰老的功效,未來,婕珞芙將會運用更多植物幹細胞不斷注入更新產品。”研發人員如是説。

研發二字,向來都不簡單。像青刺果的相關產品,婕珞芙的研發人員一方面通過超臨界Halophyte™活性多酚萃取技術,將青刺果的核心植萃成分保留在了奇蹟面膜中,另一方面也要將青刺果原本“不太好聞”的氣味剔除。

同時,亞洲研究院成員還承擔着調研亞洲人羣皮膚特質的任務,為亞洲敏感肌膚量身定製產品配方。“比如,白種人所需產品功效主要為修復抗衰,而亞洲人期待的產品功效則往美白方向傾斜。”

而在實驗室裏,除了大大小小的半成品以外,還擺放着數個交變試驗箱,當中擺放着各種測試樣品。箱子裏是不同的温度,有高温也有嚴寒。

婕珞芙亞洲研究院、亞洲工廠

“法國緯度分佈比較窄,不像中國從南到北跨越挺大的。所以新品研發的時候,得確保產品在極端氣候狀態下保持原來的樣子,這才能在全國範圍內很好地運輸保存。”研發人員指着其中一個交變試驗箱解釋道。不難發現,其中一個箱子上面標記着,該樣品已經進入第5個週期的測試了。 

婕珞芙亞洲研究院的實驗中,交變試驗箱內的温度會在一天之內從-18℃升到40℃再降至-18℃,這便是一個週期,模擬四季更迭。5~7個週期後沒有出現產品成分的分離,則認為這個產品可以耐得住5~7年。

這個交變試驗箱裏的樣品,即將出爐接受檢驗了。

守護天然寶藏

望着工廠裏一批批的青刺果產品,研發人員感覺壓在心中的石頭終於放下。從婕珞芙全面入華到阿娜斯奇蹟系列推出,一共經歷了四年。而從婕珞芙關注青刺果成分至今,更是一段上百年的漫長歲月。

在以往,青刺果一直都是野生狀態,產量非常少。儘管在一百多年前,婕珞芙就已在法國推出青刺果產品,但當時的產量也僅夠極少部分的皇室貴族成員使用。青刺果產品實現量產,這是婕珞芙的第一次嘗試。 

“要把青刺果產品大批量普及,光靠青刺果的野生產量是絕對不夠的。強行把這些青刺果都用於生產,那幾年之後怎麼辦呢?這幾年時間,婕珞芙就一直在致力於打通產量這一環。”當被問到婕珞芙為何在入華多年後才推出青刺果產品時,研發人員如是説。

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思想主張天人調諧,《呂氏春秋·義賞》提到:“竭澤而漁,豈不獲得?而明年無魚;焚藪而田,豈不獲得?而明年無獸。”《論語·述而》曰:“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遙想3000年前,周文王在臨終前告誡武王要加強對山林川澤的管理:“山林非時,不升斤斧,以成草木之長;川澤非時,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 

千百年過去,如今企業在追求長久生存與永續發展的過程中的調諧,人們通常稱之為“可持續發展”。從2016年開始,婕珞芙與中國雲南省農科院花卉研究所合作“特色芳香植物化妝品研發及產業化”公益科研項目,主要分為科普保護、種植研發、轉化運用3個部分。

婕珞芙花圃種植採摘

“這幾年,我們一直在瞭解各種植物的習性,包括婕珞芙的南亞芳香植物資源圃,也是對多種特色植物的保存和展示,其實有點像是植物界的‘諾亞方舟’。”婕珞芙研發人員説道。

截至目前,“特色芳香植物化妝品研發及產業化”項目已申請10項研發專利,共發表5篇論文,1部論著,制定3項企業標準。另外,項目期間帶動就業4000餘人。而在近日,婕珞芙對於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再次升級。

近日,藉助新品全球發佈會的契機,婕珞芙也順勢啓幕了尋根覓香公益活動。中國科普研學聯盟副祕書長、雲南大學生態學教授耿宇鵬表示,“與婕珞芙建立的深度合作,通過祕境植萃尋根覓香的旅程,強化科學研究,培養未來化妝品領域的科研人員,為還原生物的多樣性而持續努力”。 

這段關於法國巴黎與中國雲南的尋香故事,婕珞芙還在繼續書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