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甘於平凡的普通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他們沒有認命,而是蟄伏、蓄能,用力撬開冰面一角,然後憑着自己的努力爬了出來。

2003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約翰·馬克斯韋爾·庫切在自傳小説《青春》裏寫道,「你內心肯定有着某種火焰,能把你和其他人區別開來。」

不論是陳厚雲、朱志詠、還是王曉溪們,他們都是城市裏普普通通的一顆微塵。他們本無交集,但在他們身上的共通性大概可以凝練成一個「奮鬥者」的標籤。奮鬥背後,可以關於頑固的熱愛、對責任的承擔、對社會的關懷或僅僅是對個人的焦慮,它是一個表意複雜的符號。在目標達成前,奮鬥者未曾安逸過。

即便在這個慕強時代,那些來自草根階層的平凡人們,他們的夢想,也總有人會看到。

23萬公里和冬天的日出

在重慶冬天的清晨三點醒來,列車駛過遼闊空曠的江北機場,可以看到第一秒的日出。天氣清冷得可以呵出哈氣,但緩緩爬上來的晨陽能帶給陳厚雲一種格外的平靜和撫慰,整個城市還在沉睡,安靜得彷彿只有他一個人。

作為重慶單軌3號線的列車司機,陳厚雲早已習慣與常人不一樣的作息。下午五點到十二點、次日凌晨四點到九點為一個夜班週期,中間的四個小時可以進行短暫休整,九點鐘之後則是他用來充分養精蓄鋭的時間。儘管如此,風油精和灌滿水的小噴壺仍然需要常備,以便於他能夠時刻保持高度的清醒和專注,保證乘客的「安全」是作為駕駛員載客運行的首要任務和勳章。

陳厚雲駕駛的列車是重慶單軌3號線

城市軌道交通,已經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出行方式,而對於新晉網紅城市重慶而言,它又多了一重功能——遊客打卡地。在剛剛結束的國慶黃金週,客運量日均達到260萬人。但陳厚雲卻説“這是一份「孤獨」的職業。”一道駕駛艙門,門外是繽紛的生活,門內是無聲的責任。

9年的駕駛經歷,超過23萬公里的安全駕駛里程讓陳厚雲實打實地成為了一個「老師傅」。而這位「老師傅」或許不知道的是,他的從業經歷幾乎見證了中國城市軌道交通最迅猛發展的時代。城市裏迅速織起了包含地鐵系統、輕軌系統、單軌系統、現代有軌電車、磁浮系統等的複雜交通網絡,也讓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數量高速攀升。預計到2020年底,總量將超過40萬人,比2015年增加了19萬人,而從業人員平均年齡僅為26歲。這羣年輕人,在平凡的工作中找到了自己奮鬥的意義——那就是每天承載着數以百萬計的乘客,帶他們去到想要去的地方。陳厚雲説,他想每天都這樣帶着乘客一起向前。

重慶城市裏穿行的交通線路

幾百塊的生活費 

和陳厚雲一樣,朱志詠的工作也使得他常常與黑夜為伴,並逐漸找到了如何與睏意「友好」相處的方式。作為小區物業的秩序班班長,上夜班是常有的事。「只要不坐在凳子上,困了就出去多轉一下,多走動一下,就絕對不會打瞌睡。」「最怕的就是困了還在凳子上面坐着,那肯定會越來越困,喝茶什麼的都是假的,喝多了老是上廁所也不行。」

從工作地點回家,朱志詠要換乘三次輕軌和一趟公交,忙碌起來經常一個月也只能回一兩次家,和妻兒大多數時候依靠微信視頻聯繫。有空的時候,他喜歡和家人一起去爬山,爬「不同」的山,少有人去過的,一家人浩浩蕩蕩好幾口,是難得的休閒。

朱志詠主要負責園區內人員及車輛的安全管控,在他的日程表裏,六點十分左右起牀,六點半趕到項目上,六點五十集合,安排當日崗位及工作,持續到晚上七點左右下班,「12個小時是完全被填滿的。」窘境也遇到過。最難的時候,小孩剛剛上學本就急需用錢,家裏又剛買了房子,每個月都要還按揭,有將近兩年的時間裏,朱志詠都處在極度疲憊的狀態中。「每個月發了工資,那個錢,就在手裏轉一下,就沒有了」「每個月身上就剩個幾百塊生活費。」越難的時候,越容易放棄,但只有堅韌和勇往直前的人,才能迎接終點。

朱志詠在小區門口對進出車輛做核實記錄

今年1月到2月底,貫穿於整個春節和疫情最嚴重的期間,朱志詠沒有回過家,園區的防疫工作、業主們的健康安全是他心中的頭號大事。「作為管理人員,要起到帶頭作用」,他也放心不下員工的安全,「不可能把他們放在這兒,自己就去休息了」。他就這樣兢兢業業地堅守在園區崗位,為小區安全和防疫保駕護航。

時代報告劇《在一起》中也講述了一羣在疫情期間撇家舍業,為羣眾服務的社區人員的故事。導演楊陽説,「這個單元的主旨就是要致敬平凡中的不平凡。」而另一個故事「擺渡者」的編劇任寶茹説,「故事裏的每一個人都是平凡人。但在非常時期,當城市停止運轉,這些平凡人做的平凡事,就有了不一般的價值。」

「從來就沒有蓋世英雄,平凡人身上才最能激發英雄氣概。」

63天和一天的500箱快遞 

國家郵政局發佈《2020年6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表示,上半年,快遞服務能力提升,在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過程中表現突出。「快遞從業人員為了羣眾和醫護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轉身逆行,打通應急物流保障通道,為千家萬户送去人間温暖。」歷史由個體組成,在形成宏大敍事之後,個體卻往往會被掩蓋在數字和總結背後,然而總有有心人能夠尋覓到他們,也記住他們。

順豐小哥王曉溪2019年8月才邁入這行,從時間的維度而言,他還是快遞員隊伍裏的「新兵蛋子」一枚。

王曉溪在負責當天件的送貨上門

王曉溪負責的是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及醫護家屬樓小區的快件派送,該院是疫情期間的指定發熱門診醫院,也是一處「戰場」。曾經8年老兵的軍人身份給了他「若有戰,召必回」的「使命感」。恰逢春節期間,王曉溪所在的快遞網點原本有60名快遞員,如今只剩下13人。

耳邊也有家人的擔憂,退縮還是上前線?他選擇了後者。大概從2月1日開始,每天都會有大批量的捐贈物資及醫療採購物資湧入醫院,那時候王曉溪一個人每天要派送大約400-500箱的貨物,超過他曾經歷過的去年雙十一高峯期的兩倍。每天早出晚歸,奔波於站點和醫院之間,一己之力擔下了為醫院輸送「抗疫血液」的重任。

每個人所選擇和為之奮鬥的,最終會造就自己的命運。當全社會被按下暫停鍵時,王曉溪的生活卻彷彿啓動了加速鍵,他永遠在奔跑,逼自己快一點,再快一點。防護服之下已經汗流浹背,在安靜得不尋常的上海街頭,王曉溪送的快遞不停地為居民區輸送營養,也組成了上海交大第一附院的臨時「動脈」,擺渡着生命的希望,無數快遞從遠方的愛心處傳來,經過他的傳遞,最終送給需要的人。

命運的禮贈

毛姆説,「在這個並非盡善盡美的世界上,勤奮會得到報償。」

陳厚雲給自己定下了一個小目標——成為三號線的業務標兵。參加公司培訓、提升業務技能,是他業餘時間也在專注的事。按照技能考試的等級劃分,他還差一級就拿到「技師」稱號了。如果用更明確一點的概念來界定這其中的不易——重慶單軌三號線如今有超過400位司機,但技師只有兩位。做到前千分之五的「專業」,一直是他勉勵自己的方向。

朱志詠早已意識到,「服務」的本質和核心,在於「相互尊重」。他記得住業主們的臉,也和許多業主成為了那種見了面會打招呼甚至聊聊天的「朋友」。他的付出也被業主看在眼裏,表揚信、錦旗有之,炎熱夏天也會有業主送來水和飲料,每到這時,都讓朱志詠的成就感達到峯值。

原本把家人接來了上海打算今年在這裏過年的王曉溪對妻兒食言了,他沒有實現之前答應兒子「帶他去迪士尼」的承諾,63天的堅持背後由他對家人的屢屢失約、陪伴的缺席組成。

時過境遷,如今的王曉溪,仍然奔走於自己的派件區域,樂此不疲。不同的是,公司已經打算培養他做「儲備主管」,各種表彰大會、媒體採訪讓他應接不暇。他有些受寵若驚。他至今不覺得自己真的做了什麼英雄壯舉,只是做好了當時的「力所能及」,一刻也不能掉鏈子——只是命運常常會獎勵給努力的人一顆糖。 

王曉溪曾經獎勵過自己一份「昂貴」的禮物——一塊價值200塊的腕錶。如果有時間有能力,他現在最想做的是帶兒子去逛他夢寐許久的迪士尼,再帶妻兒一起去北京轉轉,那是首都,是他曾經奮戰過的地方,是他和妻子相遇相愛的地方,他希望兒子也可以走出去,去看一看,見見世面,而不是一直蝸居於住了十幾年的500塊的老公房中狹隘了視野。

陳厚雲想和朋友約着再自駕去一次川藏線,雖然已經去過一次,但那裏一年四季的景色都不一樣。朱志詠已經熬過了最拮据的那些日子,現在已經在開始盤算着再努努力,再多「賺一點錢」,「買個車回家方便一點」。

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但人與人之間的藩籬,也至少還有一刻因為「奮鬥」與「夢想」的光亮而溶解。陳厚雲、朱志詠、王曉溪,他們都在各自的人生河流中奮力地打拼着,努力着。他們和很多人一樣,或許都曾受困於風雪掩埋之下的冰層,但他們沒有認命,而是蟄伏、蓄能,用力撬開冰面一角,然後憑着自己的努力爬了出來。

在華新街站迎接曙光之前,會經過一段漫長而黑暗的地下隧道

讓億萬人離夢想更近

努力,勤奮,奮鬥,可以填滿平凡人與成功者之間的溝壑。總有人在默默無聞的角落,默默地積蓄力量,拼命奔跑。在看過無數個深夜和黎明之後,依然用殷殷熱血,去澆灌自己平凡卻因為奮鬥而發光的靈魂。都是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但基數龐大的這一羣體,總有值得被關注到的意義。

 

安逸花看到了他們——這些平凡的奮鬥者、都市中的「小透明」。在此之前,安逸花一直希望找到那些在日常生活中依然擁有「理想主義」的個人行動者,致力於幫助這些暫時困窘的人們,不要輕易放棄長期的目標,讓他們堅持下去,緊緊攥住每一份生活中的小確幸。

每個平凡的奮鬥者,都是社會巨大機器上的小小齒輪,但他們也都正在這個時代裏,蓄力奮鬥,讓社會免於停轉。困苦和窘境總是會時不時地冒出頭,但對未來的期冀和來自外界的助力也在推動着他們摸索前進的力量。成立五年,安逸花已經成長為一家成熟的以「AI+場景+交易+信用」為模式的科技驅動型企業,註冊用户超過一億。

通過組建專業的安全技術和管理團隊,安逸花深耕於優化制度、流程和技術工具,實現數據安全全生命週期的嚴格管控,真正為客户提供更便捷、高效的金融服務解決方案,融入每一個平凡、細微、點滴的生活片段中,幫助那些心懷夢想,卻深陷困境掣肘不前的人。

實現個人生活的小復興,是當下眾多年輕奮鬥者的願景。安逸花聽懂了普通人有關於未來的點狀訴求,由點及面,在人們由「願望」串聯起來的閉環裏,立足用户需求,他們所做的每一份努力都致力於為奮鬥者帶去可以「逸起成長」的陪伴力量。未來,安逸花也將繼續緊隨,與年輕的奮鬥者一起推動生活方式與精神世界的重建,在每個階段陪同這些平凡而又不凡的「他們」一起成長,幫助他們將「理想」落地成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