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要管被舉報人,還要管舉報人
法辦誣告者

從“為被誣告者澄清、正名”,到“揪出誣告者”,再到“追究誣告者刑事責任”,查處誣告陷害行為的力度正越來越大。

“界定誣告時,還是慎之又慎。”一紀檢幹部稱,大家擔心嚴查可能會影響正常舉報,從而引發新的信訪問題。

制度反腐學者李永忠:擔心被紀檢監察機關隨意認定誣告陷害,折射出對“誰來監督紀委監委”的擔憂。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15日《南方週末》)

2020年6月16日,62歲的孫緒宏因誣告陷害獲刑一年。 (湖北日報/圖)

湖北省紀委公開宣佈嚴查誣告陷害行為3個月後,省內首例“誣告陷害公職人員案”一審落槌。

2020年6月16日,62歲的孫緒宏因誣告一民警獲刑一年。其於2019年9月17日向湖北省委巡視組反映,稱蘄春縣城東派出所民警萬某,與劉某“警匪黑道一家親”,並收受後者賄賂6萬元。當地紀委調查後,認為舉報內容純屬誣告。

正是從2019年起,湖北各市州開始開展澄清正名和查處誣告陷害行為工作,“為實幹者鼓勁,對誣告者亮劍”。

中共中央在2020年初又明確要求進一步規範檢舉控告秩序,1月21日,《紀檢監察機關處理檢舉控告工作規則》出台。不久,多個省級紀檢監察機關都制定了查處誣告陷害行為的辦法。湖北也不例外,孫緒宏隨後成了典型。

公開信息顯示,有關方面查處誣告陷害行為的力度正越來越大,從“為被誣告者澄清、正名”,到“揪出誣告者”,再到如湖北這樣“追究誣告者刑事責任”,出發點都是為了保護和激勵幹部擔當作為。

在中國人民大學反腐敗與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暉看來,誣告陷害污染了政治生態,查處是為了給那些能夠積極作為的幹部提供製度保障。

“麻煩事”

孫緒宏和民警萬某的矛盾始於2013年。判決書顯示,當年孫緒宏和當地人劉某發生糾紛,報警後由萬某處理。因對處理結果不滿,孫緒宏多次上訪、舉報,但都無果。為了引起巡視組的重視,他便捏造萬某受賄的事實。

這一捏造足以使萬某受到刑事追究,蘄春縣法院審理認為“情節嚴重”,孫緒宏的行為已構成誣告陷害罪。

“誣告是一個老問題,長期困擾辦案人員。”湖北某縣監委委員張超(化名)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核實孫緒宏這樣的案件相對簡單,更麻煩的“誣告”情形是,舉報者匿名且不斷更換“誣告”內容,有關部門拿到每一個舉報線索後,都要按照流程查一遍,會耗費很多精力。

遠在河南的商水縣紀委最近也遇到過類似的麻煩。2019年11月,周口市、商水縣兩級領導頻繁收到匿名短信,舉報商水縣姚集鎮黨委書記王賓“收受賄賂、違規推薦、充當村支書的保護傘”等問題。

商水縣紀委監委經初步核實,發現檢舉人故意捏造違紀違法事實,涉嫌誣告陷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